九游会ag8小说 > 青仙道长生 > 008 :成长与失去

008 :成长与失去


吹嘘了大半天,神虚道人总算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了。

  他颇为自得,这种人前炫耀的事情,他可是好久没做过了,今天可算过了一番爽瘾。

  “小子,怎么样,老夫的传奇人生是不是很精彩。”

  神虚道人笑呵呵的问道。

  那知,接下来的一幕先是让他一怔,脸色逐渐阴沉了起来。

  “小子,你给老夫起来!!!”

  神虚道人咆哮道,他说的口水都快干了,但韩歇居然睡着了,一句都没听进去,这是极度的不尊重他的讲话。

  咆哮声如雷鸣般,韩歇从睡梦中惊醒,睡眼惺忪的伸了个懒腰,打着哈欠,慵懒的问道:“你讲完了啊。”

  神虚道人嘴角抽了抽,很想揍他一顿。

  “小子,你就是以这种态度对为师的吗?”

  神虚道人目光灼灼,语气低沉的说道。

  韩歇慵懒的道:“第一,我实在是太困了,第二,你讲的故事太好听了,像催眠曲一样,第三,我可没拜你为师。”

  “放肆。”

  神虚道人冷哼一声,目光阴沉,缓缓的道:“你可知道,我长生道的门规?”

  韩歇淡淡的道:“不晓得。”

  神虚道人一字一句的道:“入本门者,必须尊师重道,否则,除以极刑!”

  “哦,那关我什么事。”

  韩歇打着哈欠,语气散漫的道。

  我管你什么门规,反正我又不是长生道的弟子,关我屁事。

  “呵呵,你是本门的弟子,你说关不关你事?”

  神虚道人淡淡的道。

  “我再说一遍,我从来没说要拜你为师,不要再造谣了。”

  韩歇不满道。

  “这可由不得你。”神虚道人意味深长的道:“得到本门道灵的认可,你便是本门的弟子,这是无法改变的,不信,你看你的手上!”

  韩歇惊愕,低头一看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左手的无名指上,一枚散发着荧光的玉扳指紧紧的套在手指上。

  正是那枚奇异的玉扳指,韩歇大惊,想将它取下来,却发现如何摘,都取不下来。

  “别白费心机了,你是取不掉的,认命吧。”

  神虚道人淡淡的道。

  我还不信了。

  韩歇可不想带着这么个不详之物,想尽千方百计,要将它取下来,但玉扳指像是嵌入了皮肉之中,任其怎么取,都弄不掉。

  “该死。”

  韩歇暗骂一声,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  一把抄起地上的石头,韩歇要往手指上砸去。

  砰!

  石头与玉扳指碰撞,玉扳指发出纯白色的光辉,将石头震的粉碎。

  “别白费功夫了,哪怕你将手指砍了,道灵也不会离开你。”

  神虚道人唏嘘道:“如果可以,我也希望道灵跟我,但我没这种气运,道灵反而选择了你,这也是你的福分,莫要不知足了。”

  “知足?就这个东西,我才不稀罕呢。”

  韩歇反驳道。

  “无论你喜不喜欢,道灵就是选择了你,你是无法摆脱的。”

 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,韩歇也累了,既然这所谓的道灵在神虚道人眼中是如此崇高的存在,那么想必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危害,但这也只是他的猜测,不能完全的确信。

  “那这道灵究竟是个什么东西,会不会害我?”

  韩歇询问道。

  听这话,神虚道人,吹胡子瞪眼,训斥道:“道灵不是什么东西,他是长生道门的灵,也是真理之道,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是神圣的,怎会害人?”

  “真的?”

  韩歇半信半疑。

  神虚道人气愤道:“你这小子,目无尊长,对道灵如此不敬,也不知道道灵大人是如何看上你的,还敢质疑道灵大人,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?”

  “切,封建迷信。”

  韩歇撇撇嘴。

  “你!”

  神虚道人是彻底的服了这个“新弟子”,简直就是冥顽不灵,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。

  不过,使命重大,他还是忍住了。

  神虚道人清了清嗓子,道:“从此刻开始,你便成为我神虚道人唯一的关门大弟子了,长生道的下一任观主,还不赶快与我一同去祭拜祖师爷。”

  说完,便大步离去了。

  韩歇有些迷,但现在这种情况,也只能服从了,他紧跟了上去。

  跟着神虚道人,左拐右拐,最终来到了一座古朴的庙堂前。

  上面金灿灿的刻着几个大字【祖灵庙】

  “还不赶快进来。”

  神虚道人喝道。

  韩歇讪笑一下,赶忙跟了进去。

  祖灵庙不大,也就跟其他房间一样,但布局却讲究了许多,隐隐约约有些仙气。

  黄色的布绫,奇珍异兽缠绕在梁柱上,供台前,一个碑牌屹立在上方,散发着古老,沧桑,光明,荒古,等神秘莫测的气息,碑牌上刻着两个耀眼的大字【祖灵】

  呃…………

  韩歇揉了揉眼睛,确认自己没有看错,非常的震惊。

  “这祖灵,这么草率?”

  韩歇忍不住问道。

  神虚道人则淡然的说道:“祖灵是天地初开之物,人间生灵的创造者之一,大道至简的开创者,其真容和形态神秘莫测,无人知晓,能有一碑牌,已是大限,莫要不知足。”

  就这?这破碑牌,我也能做。

  韩歇暗暗吐槽。

  “对了,这道灵与祖灵是什么关系?”

  韩歇问道。

  “道灵是我道家正道之灵,是大道至简的化身,并非祖灵,但你也可以理解为,它是祖灵的化身,另一个意识形态的存在。”

  韩歇听闻,点了点头。

  “还不进来烧清香,拜祖灵。”

  神虚道人喝道。

  “不是吧,我们这么高大上的存在,还要做这种虚假的形式过程?”

  韩歇不解。

  “废什么话,叫你做就做,切莫怠慢了祖灵。”

  无奈之下,韩歇只能烧起了几只清香,来到祖灵供台,呢喃几句好话,拜祭一番,便算完成了。

  “接下来,该拜师了。”

  神虚道人干咳一声,望着韩歇,若有所指。

  韩歇暗道这个不要脸的老头真是可恨,人家祖灵天地万物始祖,有个供奉很正常,而你什么都没做,就想受礼?真看的起自己。

  不过嘛,现在韩歇也算是他名义上的弟子了,终归还是要给他点面子的。

  于是,他照葫芦画瓢,又来了一次拜祭,就当完成拜师仪式了。

  “不错,孺子可教也。”

  神虚道人欣慰道,韩歇是他第一个弟子,也是最后一个,他不由得感慨人生世事无常,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自己唯一的弟子,竟然是坑来的,还是个凡人。

  不过,既然为人师表,他必定要做好一个当师傅的责任。

  “从现在开始,你便要接受我的最为严格,最为残酷的训练。”

  神虚道人正色道:“第一步,洗筋伐髓,脱除凡躯。”

  “脱除凡躯?怎么个脱法?”

  韩歇迷茫。

  “很简单,就这样。”

  神虚道人阴恻恻一笑,反手一巴掌拍过来。

  砰!

  韩歇倒飞出去。

  重重的砸在地上,溅起一地灰。

  韩歇昏迷过去,七窍流血,筋脉断裂,五脏六腑碎裂,烂成一滩肉泥,濒临死亡。

  神虚道人走了出来,看着韩歇,目光复杂,“死而后生,这是蜕变的开始。”

  随后,他一把扛起韩歇,将其带到一个密封的密室里,里面泡着一缸药液。

  “希望这塑体液能让你重生。”

  神虚道人将韩歇泡在缸里,随手施了道术法,增强塑体液的效果,布置完后,神虚道人轻步的离开了。

  药缸里,奄奄一息的韩歇,昏迷不醒,仿佛已经死了一样,没有任何生气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韩歇泡在暗无天日的药缸里,终于出现了一丝生气。

  咕噜咕噜~

  药缸里冒出泡泡,一个身影猛的从药液里窜了出来。

  “差点憋死我了。”

  韩歇想大口呼吸,却发现空气稀薄,几乎窒息。

  这里究竟是哪里,韩歇疑惑着,奈何缺氧严重,他也顾不得探究了,跳出药缸,一拳往前一锤。

  轰隆隆~~

  前面的石壁炸成齑粉,露出光线。

  韩歇大喜,冲了出去。

  外面是清晰的空气,温暖的阳光。

  韩歇猛的呼了一大口气,感到十分舒畅。

  “你醒啦。”

  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,韩歇一怔,二话不说,一拳往后锤去。

  拳头划破了空气,蕴含着狂暴无比的力量,仿佛能轰碎一座大山。

  但神虚道人也不是吃素的,轻轻一挥拂尘,一把卷住韩歇的手,一翻,韩歇又摔了个狗啃泥。

  “小子,一醒来就要弑师,这可是要处极刑的。”

  神虚道人批判道。

  “老头,你还好意思颠倒黑白,明显就是你想杀我,我差点就没命了。”

  韩歇气愤道。

  他疯狂的挣扎,却无法摆脱拂尘的束缚,神虚道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。

  “呵呵,乖徒儿,为师也是为了你好,置之死地而后生,破而后立,不然你能有现在的实力?”

  神虚道人解释道,表明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韩歇好,而无害他的意思。

  “放屁。”韩歇咬牙切齿道:“如果不是我命大,我就完了,你就是谋杀。”

  “既然你那么想,我也无可奈何你,但训练还是要继续的。”

  神虚道人淡然一笑。

  一把卷起韩歇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深渊峡谷上空,神虚道人凭空出现。

  望着深不可测的深渊,神虚道人道:“这里是个很不错的地方,适合修身养性。”

  韩歇感到一丝危险的阴谋,怒道:“老头,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想练练你的心性。”

  说罢,松开拂尘,韩歇掉入无尽深渊之中。

  “神虚,我******你。”

  深渊之下,是韩歇的怒骂。

  神虚道人丝毫不在意,以他这种心性,还怕这种辱骂?

  “赐你无上神功一本,好生修炼。”

  神虚道人掏出《苦心经》,将其扔了下去。

  “靠!神虚,你大爷,高空抛物,我*****你。”

  神虚淡然一笑,不予理会,反手布置一个庞大的结界,防止韩歇逃跑。

  做完这一切,他便悠哉游哉的离开了。

  留下的,只有韩歇的怒骂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时光,神虚道人来到深渊峡谷上空,挥手撤去了结界,然后大手一抓,一个落魄的人影出现在他的手心。

  韩歇面黄肌瘦,毫无血色,营养不良,皮包骨一般,宛若骷髅。

  双目无神,抱着《苦心经》,喃喃自语道:“人生无苦,何为人生?”

  随后他又对着神虚道人问道:“你知道何为人生吗?”

  神虚道人面无表情道:“不知道,不过我知道,下一个训练要开始了。”

  韩歇面色一僵,表情狰狞,怒道:“老头,我都这个样子了,你还不肯放过我?”

  韩歇非常痛苦,谁也无法理解他的心情,这一段时间,他的脑海里,耳朵旁,都是那句:人生无苦,何为人生?简直跟魔音一样,挥之不去,成了他最可怕的噩梦。

  神虚道人对此毫无怜悯之意,淡淡的宣布道:“第三步,练功。”

  身形瞬间消失,不一会,神虚道人便出现在一座高塔上空。

  高塔上写着【藏经阁】,是长生道观的功法藏匿之处,汇集了无数高深莫测的功法,乃长生道的门中重地。

  韩歇恐惧着,挣扎着,想要逃离,但却被大手像铁钳一样牢牢的钳住,动弹不得。

  “修炼三百套道法,方可出来。”

  神虚道人吩咐完,面无表情的,一把将韩歇扔了进藏经阁。

  看着藏经阁大门的紧闭,神虚道人望着天空,喃喃自语道:“时间不多了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岁月长河流动的无声无息的,转眼间,便已经是秋天了。

  落日的余晖笼罩在大地上,地上飘零着落叶,周围静悄悄的,渲染出一种凄凉之意。

  轰隆隆~~

  藏经阁发出雷鸣般的响声,忽然间,藏经阁楼顶爆裂开来,一团火球凭空升起,整个藏经阁被焚毁殆尽,只剩下残垣断壁。

  “哈哈哈!老子终于出关了,神虚老贼,快快出来受死!”

  火球上传来一道肆无忌惮的大笑声,韩歇悄然站立在其中。

  他浑身都是火焰,火焰在他掌心流转,这是他所学的一门道法,可御控火焰。

  修行数载,韩歇神功告成,他看完了整个藏经阁的书,学会了超过五百门道法,这下子,他有底气出来跟神虚叫板了。

  呼喊了几声,神虚道人没有出现,这让韩歇有些不悦。

  “神虚老贼,还不出来,莫不是你怕了我?”

  韩歇使用激将法,试图引出神虚道人。

  但音讯也是石沉大海,没有回音。

  这不由得让韩歇暗生怀疑,这神虚道人究竟去哪里了。

  化被动为主动,韩歇主动出击。

  搜寻了整个山巅,道观,始终未发现神虚道人的身影。

  这让韩歇微微有些失落,也有些不怠,神功告成,但吃的苦却没有报仇,他耿耿于怀。

  无奈之下,韩歇突然间想起那座庙堂,立马赶了过去。

  来到第一次见到神虚道人的房间前,看见房门紧闭,韩歇大喜,这老头果然回来了。

  他猛的踹开门,冲了进去。

  房间里还是原来的样子,有拂尘,有蒲团,但唯独少了神虚道人。

  “怎么可能,哪里都没有。”

  韩歇有些失落的瘫坐在地上。

  找了那么久,几乎将道观和山巅翻了个底朝天,但就是不见人,这么一个大活人,难道会凭空消失?

  啪嗒~

  供台传来声响,韩歇猛的扑了过去。

  怀着希冀的心情,却没有看到人,只是烛台被弄倒了。

  韩歇再一次失落,准备离开。

  但当他转头的一时间,似乎有一种熟悉的味道从身后传来。

  他猛的回头,神虚道人正笑嘻嘻的看着他。

  “好家伙,果然在这里,还装神弄鬼的,吃老子一拳。”

  韩歇一拳锤过去,这次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,他运用了道法,加强了拳头的威力。

  火焰包裹着拳头,往神虚道人砸去。

  神虚道人微微一笑,没有闪开,火拳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,他的身影变的虚幻了一些。

  韩歇大惊,收回拳头,道:“你怎么不躲?”

  神虚道人淡淡的道:“没必要,我想看看你进步的怎么样了。”

  韩歇不屑道:“肯定进步飞快,怎么,你害怕了?”

  神虚道人莞尔一笑,没有回答。

  “开始装沉默了?也罢,今天我就将我吃的苦,一并奉还。”

  挥动着拳头,一拳又一拳的向神虚道人砸过去,每一拳,威力都不凡。

  神虚道人没有躲,任由韩歇泄气,而他的身影也越来越虚幻。

  终于察觉到了一些倪端,韩歇停下了手。

  “不打了么?”

  神虚道人问道。

  韩歇摇了摇头,道:“你不对劲。”

  神虚道人笑着道:“哪里不对劲?”

  韩歇脸色凝重道:“你快要消失了。”

  神虚道人轻笑道:“被你发现了。”

  韩歇神情复杂,缓缓道:“其实我早就发现了,你不是活人,你只是一具能量体,就像是……灵魂。”

  神虚道人一怔,旋即笑道:“很敏锐的洞察力,我的确不是活人,其实这里也是……”

  韩歇出声打断了他的声音,缓缓道:“我知道,这里也不是真实的世界,是一个幻境对吧。”

  神虚道人一惊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韩歇幽幽道:“从一开始来到这里我就知道了,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仙境,这一切只不过是幻境罢了。”

  “非也。”

  神虚道人叹息道:“这里其实是一片真实的世界,只不过真的位面已经破灭了,现在留存在这里的,是长生道刚建成时候的模样,道灵大人将其投影到这片空间,只为等有缘人传承长生道的道法,而你就是那个有缘人。”

  “我么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“只有祖灵大人认定之人,方可来到此处,你便是那个有缘人。”

  神虚道人的越来越虚幻,快要消失了。

  他看着韩歇,道:“说实话,我是不喜欢你小子的,因为你跟我的性格相冲,但你是道灵大人认定之人,我也只能接受,毕竟我也只是个传道之人,不过嘛,你这小子虽然莽了一点,脾气暴躁了一点,但天赋还是极强的,我不后悔收了你这么个徒弟,希望有朝一日,你能将长生道门振兴,拜托了。”

  说完,带着一丝的不舍,神虚道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,散落成颗粒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  韩歇看着,眼眶有些红红的,身边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人彻底的离开了他。

  虽然他和神虚道人相处的时间不多,但他能看出来,神虚道人这家伙虽然有些可恨,但却是一个好人,好师傅。

  虽然韩歇不渴望实力,但却在他的教导下,逐步的成长,他的心性也成熟了不少,他好像长大了。

  “放心吧,神虚老贼,你的愿望我会尽力实现的,果然没有实现的话,那就是你的教导不够了,希望你能再回来教我。”

  韩歇朝着神虚道人逝去的地方,跪下来,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磕完头后,韩歇拜别了这个小房间,出了门,望着天空残晖的余阳,他轻轻的笑了笑。

  “该回去了。”

  话落,世界开始崩塌,韩歇的身影也开始渐渐的消散。

  

  

  

  

  

  

  

  


  (https://ctf-zz.com/html/book/99926/99926265/49982757.html)
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tf-zz.com。九游会ag8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ctf-z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