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游会ag8小说 > 青仙道长生 > 0010:笔录与试验

0010:笔录与试验


滴~呜~~滴~呜~~滴~呜~~

  轰鸣的警笛声响起,大批警车闪耀着红蓝灯,呼啸而来。

  到达事故地后,全副武装的警员冲下警车,迅速包围了案发现场。

  现场一片狼藉,遍地都是血迹,还有尸体。

  法医和专案组的警员立马开始清扫现场。

  此刻,从一辆警车上,一名国字脸,浓眉大眼的警官,面色肃重的走了下来,他是古铜市警察局局长,周行。

  他一下车便闻到浓烈的血腥味,非常刺鼻,他大步的走向案发现场。

  地面满是鲜血,都是尸体,这种场景饶是他从警如此多年,也是第一次的见,实在是太过血腥了。

  “怎么样,有进展了吗?”

  周行询问道。

  一名老警员起身报告道:“局长,现场发现了大量的枪支弹药,初步判定,应该是团伙火并,作案动机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”

  “抓紧时间,上级领导已经知道了这个案子,他们对此高度重视,要求我们尽快破案。”

  周行沉声道。

  “明白了局长,我们会尽力的。”

  老警员应声道。

  随后又低下身继续清扫现场,提取证据。

  周行心情有些沉重,这次的案子是红色警报,全市都震惊了,上级部门和新闻媒体高度重视,如果不尽快破案,恐怕不好给大众一个交代,所以,他当前的任务可是非常的重啊。

  “已经很久没出现这种案子了,这些年来,这些家伙可是越来越不安分了。”

  周行喃喃自语,突然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对旁边的警员问道:“对了,我听说,这次的红色警报是有人报警的,那么,报警人在哪里?”

  旁边的警员一怔,不好意思的回答道:“抱歉局长,我不是信息技术组的,我不太清楚。”

  “嗯?”周行吩咐道:“把信息技术组的接线员叫过来,我要问他点事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警员回答道,转身便离开了。

  不一会,一个年轻的警员便出现在了周行面前。

  曹刚有些紧张,有些不自然,动作有些不搭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古铜市警界的传奇人物,还是他的顶头上司,他有些小激动。

  周行也看出了这一点,调侃道:“放轻松,我不吃人。”

  曹刚尴尬的抓了抓头,有些拘谨道:“不好意思局长,我太紧张了……”

  周行安慰道:“放轻松就好,我就问你个问题,不用那么紧张。”

  曹刚放下拘谨,正色的道:“您请说。”

  周行问道:“报警人是谁?”

  “啊?”曹刚一怔,尴尬道:“局长,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嗯?”周行再次询问道,“不知道?”

  “是这样的,那警报是警报系统自动捕捉的,是一堆乱码,没有报警人的信息。”

  曹刚解释道。

  周行皱了皱眉,“这样啊……”

  没有报警人的信息,就没有目击者,这对接下来的件案的侦破工作非常的不利。

  这让周行有些犯愁,因为,上头给的时间并不多,每一分,每一秒都至关重要,没有了目击者的协助,无疑会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一定的难度,这不是周行想看到的结果。

  “那你能查到报警人的信息吗?”

  周行希冀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曹刚面露苦涩。

  “怎么,有难度?”

  “不是,只是……我连报警信号都追查不到,更别说报警人的信息了。”

  曹刚有些惭愧的道。

  周行叹息一声,估计这案子又要大费周章一番了。

  “报告。”

  身后传来声音,周行回过身,一名警员站立汇报着,他道:“说。”

  警员道:“局长,现场的花圃发现幸存者。”

  “嗯?”周行心里一喜,道:“带我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警员应道,转身带路。

  周行回过身来对着曹刚说道:“你应该快转正了吧,也好,跟着来积累一些办案的经验。”

  曹刚心中一喜,连忙应道:“好的。”

  随后,三人一起来到了一处花圃旁。

  周行问道:“人呢?”

  警员回答道:“在那边的担架上。”

 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医疗队。

  三人一同过去。

  医疗队的担架上,一个少年闭目躺在上面。

  周行问道:“他情况怎么样?”

  一名医护人员道:“他没事,只是晕了过去,我们已经帮他注射了葡萄糖了,等会就应该醒了。”

  “这孩子在哪里发现的?”

  周行问那警员。

  那警员指着不远处的花圃,道:“我们是在搜索现场证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他,当时他已经昏迷了。”

  周行点了点头,看来这个少年应该是现场的目击者了。

  此时,之前那名年纪较大的警官跑过来,汇报道:“局长,现场已经基本清扫完毕,尸体都运回去了,我们是否回局?”

  周行道:“既然弄好了,就回去抓紧时间破案吧,对了,留下一些人,将现场保护起来,再深入的勘察,看看还有没有遗留下来的线索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那警官应声道,然后便去吩咐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周行对曹刚道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古铜市警察局。

  一间医护室内,韩歇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,望了望周围的环境,直起身子来,伸了个懒腰。

  “睡的真舒服,好久没有那么爽过了。”

  韩歇感慨道。

  随后他开始仔细的打量起周围,这是一间温馨的房间,设施一应俱全,有空调,有桌椅,还有果篮。

  看着水灵灵的蔬果,韩歇肚中饥渴,一把抓过一个果子,大口的咬了起来。

  三五下,便只剩下一个果核了,汁水流的韩歇满嘴都是,又大又甜。

  这种美味的水果,一看就是上品,以往韩歇根本吃不起,如今,他可以一饱口福了。

  二话不说,抓过果篮,抓着里面的果子,一个一个往嘴里塞。

  不一会,果篮便空了,一根毛都不剩。

  “真饱。”

  韩歇心满意足的躺着,随手抄过桌上的报纸,看了起来。

  吱呀~

  门突然开了,一个穿着警服的国字脸男人,大步的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几个警员。

  周行一进来,就对韩歇问候:“小伙子,怎么样,没事吧?”

  韩歇直起腰,微笑道:“没事了,谢谢警察叔叔的关心。”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

  周行走过来,拖了一把椅子,在韩歇床头旁坐下,微笑道:“既然你没事了,那叔叔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?”

  韩歇笑道:“叔叔请问。”

  周行问道:“那个……在西间桥路那里,你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事情的经过?”

  周行没有直接说杀人,他怕再引起这孩子的心理阴影,毕竟,这孩子之前被吓晕过。

  但他显然是多虑了,韩歇不知道睡的多香。

  “叔叔你说的是西间桥路的杀人案吧。”

  韩歇淡淡的道:“没错,我全都看见了。”

  周行惊愕道:“你都看见了?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韩歇信誓旦旦道。

  周行兴奋的道:“那太好了,那你能跟叔叔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吗?”

  随后,他转头吩咐道,“做笔录。”

  “事情是这样的,今天凌晨一点,我收工回家,在回家的路上,我因为太累,在路边睡着了,过了不久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枪声,当时我害怕极了,赶忙跑到花圃里躲了起来,然后有两伙人从路口冲了出来,一个人被另一群黑衣人追杀,那个被追杀的人被黑衣人击毙了,然后搜刮了他身上的财物,我躲在花圃里,依稀听到他们的对话,杀人是为了劫财,随后,这一伙人开始了分尸,我非常害怕,那个时候,我似乎被黑衣人们发现了,他们疯狂的搜捕我,我躲在花圃的弯壁内,瑟瑟发抖,不敢出声,然后我用自己自制的通讯器报了警,由于过度恐惧,报完警后我便吓昏过去了,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韩歇将事情复述了一遍,但将一些重要的情节给删除了。

  周行等人认真听后,周行道:“笔录做好了吗?”

  一警员道:“做好了。”

  “拿过来。”

  周行挥手示意。

  拿到笔录,周行看向韩歇,目光锐利,道:“孩子,我有几个疑点,你能不能为我解答?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韩歇爽快答应。

  “那么,我开始了。”

  周行翻着笔录,缓缓的道:“第一个问题,你说你是凌晨一点回家的,这点有人做证吗?”

  韩歇答道:“我工作的工地的人可以证明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周行又问道:“第二个问题,你说你是在凌晨一点回家的时候在西间桥路睡了一觉,然后有枪声响起了,你被惊醒了,请问,枪声那么大,为何附近的居民没有察觉?”

  韩歇淡然的道:“他们的枪装了消音枪,声音很小,我也是离的近,才听得到的。”

  周行微微一笑,又道:“第三个问题,你说你在凌晨一点回家的路上遇到的杀人案,又说你报了警,那么请问,你是用的什么报的警。”

  现场没有搜到手机之类的电子通讯器,而报警的信息却是一堆乱码,很明显手机是不可能做到精心制作出乱码进行的报警,先不说他有没有技术,光是时间这一块,他就不可能做到的。

  要知道,制作乱码,而且还是特殊加密信息的乱码,可不是一个中学生,不是能在十几分钟内完成的事情。

  就凭这一点,周行对这少年产生了怀疑。

  面对周行的猜疑,韩歇不卑不亢的拿出自制作的“通讯器”,说道:“我就是用它报的警。”

  “它?”

  周行一愣,在场众人一愣。

  “没错,这是我的发明,音乐通讯器,能听歌又能打电话,比一般的手机性能好,比一般的音乐播放器便宜,要订购的话请认准韩歇牌。”

  韩歇眉飞色舞的介绍道。

  听的众人心里一头雾水。

  周行忍不住道:“就这个东西,它能报警?”

  不是周行故意找茬,而是韩歇这个“通讯器”实在是太奇葩了。

  这分明就只是一个音乐播放器,被拆了而已,那几根导线和几块电池连在一起,就能通讯,你逗我们玩呢?

  周行不由得怀疑起这个少年,该不会是弱智吧,被刚才的杀人案给吓傻了?也是,本来一个正常人经历了刚才那种遭遇,多半会崩溃,精神会出现一点问题,但这少年,好像没事人一样,冷静到不能再冷静,完全不像一个有过如此遭遇的人,难道,真的吓傻了?

  周行不由得怜惜起韩歇来,这少年给他的第一感觉还不错,但奈何年纪轻轻,就已经……

  真是天妒英才啊。

  看着众人怜悯的目光,韩歇感觉到了不对劲,出声问道:“你们怎么了,怎么这种眼神看我?”

  周行眼睛有些红润,安慰道:“没事,只是替你惋惜而已。”

  惋惜,惋惜什么,惋惜我没死吗?

  韩歇大声道:“诸位,我想你们误会了,我很正常,没有病!”

  周行叹息道:“我们都知道了,你不用说了,保重好身体吧,要是没什么事,我们就先离开了,给你一个安静的休息环境。”

  说罢,起身,要带人走。

  “喂喂喂,站住!”

  韩歇站起来,猛的大吼一声。

  他目光凛然,正色道:“我韩某一生,清清白白,容不得别人污蔑,我的通讯器真的能通话,我没有骗你们!”

  众人一怔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所措。

  周行问道:“你真的没事?”

  韩歇咬牙切齿道:“没有,我正常的很,你们要是不信,便带我去实验一番给你们看。”

  说罢,韩歇催促着众人。

  周行见韩歇如此果决,想必其也是正常的,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如你所愿。”

  周行一行人带着韩歇,出了房间,朝信息技术组奔去。

  信息技术组~

  曹刚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脑,打着哈欠,再有一个小时,他就下班了,终于可以休息了。

  这时候,一伙不速之客闯了进来,正是周行一行。

  周行大声叫道:“老陈呢,叫他出来,有活干了。”

  “报告局长,陈组长去出差了,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回来。”

  一人报告道。

  “出差了?”

  周行皱了皱眉,道:“谁是信息技术组最好的,出来接个案子。”

  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有出声,虽然他们技术都不错,但局长说的案子必定不是小案件,要是技不如人搞砸了的话,他们可承担不起,因此,无人敢应。

  “没人?”

  周行环视一周,竟未发现有主动者。

  “我来吧。”

  此刻,曹刚自告奋勇道。

  “你?”周行犹豫了一下,很快就决定了,道:“行吧。”

  周行指着韩歇,对着曹刚说道:“你的任务,就是要验证他的通讯器是否真的可以通讯。”

  “通讯器?”曹刚狐疑,看向韩歇的手中之物时,差点将眼球都瞪了出来,他不可思议的道:“这玩意能通讯?”

  韩歇道:“你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虽然不相信,但这是他的任务,曹刚只能接受。

  曹刚坐在电脑前,韩歇跟周行他们坐在一起。

  “我要开始了。”

  韩歇说道,随后便在众人的目光下,开始操作了起来。

  摸着导线,敲着电池,装模做样的敲打几下,然后大声道:“完成了。”

  “哈?”

  众人惊愕,这才过去多久,一秒,还是两秒,你就发完了,逗我们玩呢?

  周行忍不住道:“莫要开玩笑。”

  韩歇正色的道:“好孩子从来不说慌,我说发完,就发完了。”

  众人无语。

  周行问道:“你发了什么?”

  韩歇说道:“我要上大学,读联邦军工大学。”

  呃……

  这么点时间,你能发这么多信息?

  周行有点不相信。

  此时,曹刚走了过来,拿着一份记录纸,道:“报告,接收一组信息,是乱码。”

  果然……

  周行问道:“是什么内容?”

  曹刚读道:“我要上大学,读联邦军工大学。”

  居然真的是,众人震惊了,不约而同的看向韩歇。

  韩歇老脸一红,娇嗔道:“不要这样子看着人家啦,人家会害羞的。”

  众人心中一阵反胃……

  “还真的能通讯。”

  周行喃喃自语道。

  曹刚也震惊了,望着韩歇,道:“真的是你发的?”

  “这很奇怪吗?我的发明,一直都是那么牛。”

  韩歇自信道。

  “不会是碰巧的吧?”

  曹刚质疑道。

  周行也看向韩歇,目光意味深长。

  “还不相信我?”韩歇气愤道:“那就再来一遍。”

  说着,便要再发。

  周行出声制止道:“让我来。”

  呃……

  韩歇懵逼的看向周行。

  周行淡然道:“我最能检验你这个东西的真实性,我是学电磁原理构造学的。”

  高材生,真让你妒忌。

  韩歇依依不舍的递过去通讯器,指导道:“这个发送是要会基莫韦斯密码才能用的,不会的话,根本用不了。”

  基莫韦斯密码,一种保密性非常极强的密码,非常难学,一千个人里,你找不出一个会基莫韦斯密码的。

  韩歇想用这个方法,断绝周行的实验念头,却不料……

  “基莫韦斯密码?我会。”

  周行淡淡的说道。

  我会,这句话,如同一根针深深的扎进了韩歇的心,非常的痛,我都不会的东西,你又会了,那么气人?

  韩歇苦着脸,教授着周行使用方法。

  曹刚去翻译了,周行开始发信息。

  周行先是沉默了一会,继而避开了韩歇等人,独自己一人躲到一个角落内,等到他发完,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。

  “这次我的信息要是真的能发送出去,我便相信你。”

  周行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韩歇面无表情,甚至有点想笑,心中暗道:你肯定得信我。

  过了一会,曹刚过来了,他拿着记录纸,面色古怪,一直在憋笑。

  见他的表情,众人也是疑惑。

  周行心中微微有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  曹刚读道:“老婆啊,我一直有一些心里话想对你说,小的时候是我偷吃了你的棒棒糖,是我把你的洋娃娃弄烂的,也是我无意间偷看了你一次洗澡,我经常瞒着你藏私房钱,背着你抽烟喝酒,还在女儿面前说你是老妖婆,不过呢,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,让你小时候经常欺负我,脱我的裤子,在我妈妈面前透露我的考试成绩,害的我差点被混合双打,还有啊,那一次,不就是没给你买那件绒毛大衣吗,你居然就生气了,还把我赶出房门睡了三个月客厅,把我唯一的零用钱都给克扣完了,就剩下那么十块钱,连买包烟都不够的,所以作为报复,嘿嘿,我把你的珍藏的墨清竹给喝了,这你可不能怪我,嘿嘿,这都是我老周对你的爱啊……”

  还没讲完,稿子便被周行一把抢了过去,他愤愤的撕毁了,毁尸灭迹。

  但是,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,根本消除不了它的影响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!!没想到啊,原来周局长也有那么狡猾的一面呢,今天我等可真是长见识了。”

  众人捧腹大笑,根本停不下来。

  韩歇也是想笑,不过他憋住了,小孩子,还是要矜持一点的好。

  被众人嘲笑,周行老脸通红,跟猴屁股一样,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。

  本来他也只是打算试试的而已,把自己多年积累的情绪释放出来,没想到这回糗大发了。

  “大家也别笑了,谁都有私生活,有不为人知的一面,今天周叔叔把他的故事分享给我们,我们也就听听,乐呵一下就好了,给他老人家留点面子吧。”

  韩歇出声劝道。

  众人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,但看向周行的目光,却还有笑意。

  “怎么样,周叔叔,我没骗你吧?”

  韩歇笑呵呵的道。

  周行闷声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  嘿嘿,厉害不,还是道灵厉害,居然还会读心术,也是够猛的,不然韩歇估计就露馅了

  刚才韩歇体内的道灵读取了周行心中的所想,韩歇这才能联系上通讯器,把信息发出去,不然依周行那样搞,弄到天荒地老都不可能将信息发出去的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  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  (https://ctf-zz.com/html/book/99926/99926265/49971398.html)
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tf-zz.com。九游会ag8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ctf-zz.com